11
: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   

The Miner

手癢無聊打了一篇短篇
嗎,還沒寫完(你滾)

以下內容隨時有可能會被修改因為這只是個草稿(欸)

我死不會打長篇故事的,根據經驗會斷尾

然後回去讀書




吶,請聽我說……

我還依稀記得我在這世界第一次睜開雙眼的回憶。

我沒有任何過去的記憶。
我也不清楚自己的名字。

純粹地、心想,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
並試著大喊:「有人在嗎?」

……

唯一的回應是掠過耳際的風音、及遠處溪流的水聲。

我試著朝其他地方移動,同樣的景色不斷的出現在我的眼前。

我走著。

太陽越過天頂,緩緩地、落下山頭

我走著。

夜晚僅有薄暮似的月光引領著我,幾乎伸手不見五指

突然。

好像又有什麼東西在我的背後。

有點類似人類的聲音,但十分低沉。
原先我渴望的人聲,在夜裡卻顯得驚悚。

那聲音的源頭逐漸逼近、逼近、迫近。
本能的聲音告訴我要加速離開,但是……

有什麼東西刺入我的皮膚。

異物感、逐漸昇華,滲入我的神經末梢,轉換為疼痛刺激著我的大腦,溫溫熱熱的感觸像是雨水般從我的大腿上流下。

當我試著加速、逃離,疼痛感開始加溫,變成一種灼燒,一種折磨。

明明這個夜裡是如此的寒冷。

我還是想繼續向前的奔跑。
但是,好痛。

正當我遲疑的時候,好像又有什麼東西碰觸了我的背後。

獠牙突破了我的表皮,逐漸向下,切斷了我肩上的肌肉,但是這一切都無法構成阻力,那股未知的力量持續著。

碰觸到我的肩胛骨,咬合。
骨頭碎裂的不和諧音透過我的體內傳到了我的耳中。

接著我失去了意識。



我睜開了雙眼,剛剛的一切仿如夢境。

但卻是如此的真實。

微弱的月光告訴我這或許不是場夢。

鬼魅似的聲音從遠處傳來,這是現實。

到底往哪走好?

總而言之、朝著寂靜的地方去吧。

持續的奔跑,在這個魔性的森林裡。

上帝似乎在開我的玩笑,把我一個人孤伶伶的丟在這個鬼地方。

但是抱怨沒辦法改變什麼。
只是種自我的安慰。

我豎起雙耳,仔細聆聽這座森林的聲音。

後方的低沉呼聲。
四周的物體碰撞聲。
雜亂的腳步聲。
還有、遠處的狼嗥。

……

就是沒有一絲人的跡象。

這種強烈的孤寂感,甚至會讓人開始懷疑:

我,到底是不是「人」

一場名為絕望的狂歡會就這樣開始了。
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。




內心的OS:快變成恐怖小說了

我明明想寫治癒系的啊

theme : Minecraft
genre : 遊戲娛樂

瑪奇/Mabinogi 「the Lost Paradise」 Chapter 1 - 人狼

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
輸入密碼

瑪奇/伴著微風的祝福

        短篇:伴著微風的祝福

        「啦~啦~啦~」愛麗莎站在風車前方,看著遠處的小麥田,哼著歌。

        歌聲伴著微風掠過堤爾克那的麥田,結實壘壘的小麥,像是金黃色的織布,在眼前舞動。而在這片織浪中,有點點的黑點穿插其中,仔 細一看,原來是彎腰,滴著汗水,舞動鐮刀的人們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黑點逐漸朝著阿克里亞溪畔的風車移動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喔咿!愛麗莎!這是今天的小麥唷!」一位背後背著一大捆小麥,曬黑臉的男子,舉起了左手,用力的向左右揮舞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漢克叔叔辛苦了!」愛麗莎對著男子大喊一聲,轉身走入了風車,開啟了研磨用的裝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漢克卸下身後的大捆小麥,將一部分放到了石磨,風力帶動了軸心與齒輪,石磨不斷的旋轉,去除了小麥的穀殼,也磨成了小麥粉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紀方才八歲的愛麗莎拿出了一個約有她四分之一高的的麻布袋,笨拙地將這些石磨中的小麥粉裝了起來。因為小麥粉之間充滿了縫 隙,所以裝滿小麥粉的帶子並沒有想像中的重,但是對於一個八歲的小女孩來說,要挪動這個袋子還是十分困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漢克看著愛麗莎雙手提著小麥粉袋左右晃動前進的樣子,笑了笑向前過去,把小麥粉袋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啊……」不願放手的愛麗莎,就這樣被連人伴袋的,被漢克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漢克叔叔的力氣好大。」雙腿離第十公分的愛麗莎嘟著嘴,放開雙手,回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嗎,小麥粉我拿過去給凱琳就好,不用你辛苦了,走過去的話還有一段很長的上坡呢。」漢克說著,接著他從口袋掏出了數個硬幣, 拿給了愛麗莎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明天見嚕!」漢克雙手抓著好幾袋的麵粉,轉身走上了上坡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咦?漢克叔叔,你多給了……」愛麗莎仔細的數著硬幣,有點畏畏縮縮的說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哈哈,不要緊的!」漢克爽朗的笑著。

        愛麗莎的姐姐,麗莎,正在艾明馬夏學習魔法,而愛麗莎會在這管理風車,也是因為要幫姐姐多存一點錢。雖然麗莎說過,她可以靠獎 學金支付學費,但是愛麗莎還是很固執的說:「姐姐這樣會餓死的啦!」麗莎也拿她沒辦法,只好讓她去管理風車。

        漢克就這樣邊想邊扛著麥粉,來到了食品店內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這是今天的小麥粉,愛麗莎工作很認真唷,凱琳大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叫我大姐!我……我比你年紀還小啦。」凱琳有點生氣的說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姆,辛苦你了,明天是禮拜六,明天早上記得跟愛麗莎說,下午她可以來我這學做麵包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泛著紅光的艾維卡,帶著些許魔幻的色彩,高掛於滿天星彩的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每當愛麗莎看著艾維卡,都會想起在遠方學習魔法的姐姐。姐姐說過,到了夜晚,艾維卡所釋放的瑪那,只要沐浴在其下,就可以快速 的補充瑪那值。這件事情,對魔法師來說是很重要的,因為要是沒有瑪那,魔法就無法駛用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姐姐,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愛麗莎與麗莎的雙親很早就過世了,他們倆從小相依為命,情感的羈絆遠遠勝過其他的姐妹。也因此,每當愛麗莎回到家中後,看著沒 有姐姐身影的屋子,對她來說,這跟睡在路邊也沒有兩樣,只是多出牆壁可以遮風擋雨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姐姐……姐……姐……」在人面前總是表現出堅強一面的愛麗莎,雙眼凝視著窗外的遠方,窗框上多出了數點露珠,在艾維卡的光芒下閃耀。

        ##

        麗莎放下了書本,伸了懶腰起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在艾明馬夏的日子過得很充實,她也學習到許多新的事物,但是內心總有一個永遠填不平的空洞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從小與愛麗莎相依為命的她,在愛麗莎六歲那年,就把他一個人丟在堤爾克那,一個人隻身來到艾明馬夏學習魔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總有一種愧疚感,一種身為姐姐,沒有好好照顧妹妹的愧疚感。每個月,愛麗莎都會寄家書過來,也都會附著一些錢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最近到了秋收的日子,我這邊忙得不可開交呢,大家都拿著一捆捆的小麥來給我研磨呢!漢克叔叔、凱琳阿姨、大家都對我很好唷, 所以請姐姐不用擔心。姐姐,要加油唷,我很期待姐姐能夠變成一個出色的魔法師,凱旋歸來唷。愛麗莎上」

        麗莎仔細的凝視信封,發現字體越寫越凌亂,而最後到了愛麗莎簽名的地方,似乎有點被水沾到,暈開的痕跡。

        (傻孩子……)

        麗莎默默的把信收好,放在一個精緻的盒子中。這個盒子是她的老師鼓勵她,送給她的,於是她把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東西──妹妹的手 信都放到了這個原本用來收藏珠寶的木盒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出陽台,眺望著遙遠東北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愛麗莎,姐姐明年就可以回去了唷……」麗莎帶著沉醉的眼神,右手還反射似的,做出摸摸頭的動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麗莎周圍隱隱的發出了淺藍色的輝光,她唱著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首,由她與愛麗莎所一起撰寫的,歌曲。

        ##

        晨曦的光芒照耀大地,來自東方的曙光像是鐘聲似的,宣告一天的伊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愛麗莎醒來,發現昨天自己似乎就看著艾維卡,哭著睡著了,不禁臉一紅,訕笑自己怎麼這麼呆,

        她洗了臉,換好了衣服,鼓起精神,走向了風車。

        (今天也要好好工作!)

        她站在風車前面,看著被風吹拂的金色織陣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從東南方吹來了一陣風,風中,愛麗莎隱隱約約的,聽見了姐姐的歌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略微一笑,看著東南方,伴著這陣歌聲,唱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們,永遠永遠,會在一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這道聲音,隨著風,將會傳遞到更遠的彼端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終)

搜尋欄

RSS連結

連結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