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
: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   

台南、舊城淚

  台南是個閱讀眼淚的舊城,時光曾在此氾濫過,幾度朱顏,幾度風流,也隨著滿城落去的鳳羽,化作孤塵燃影,遁入台江。僅留下後人的追思,成為殘磚破瓦間,褪不去的蒼痕,了不卻的愁。

  舊街,像是一本泛黃的日記,記載著城市中過去一段時間的歷史。在台南,只要你願意,試著踏入大馬路旁的小巷子,往往都會有許多出乎意料外的發現。

  我曾經走入某條窄巷,寬度大約只容兩個人過,旁邊的建築高度也不過兩公尺。順著坡度,向前看去,景物一階、一階地爬上了山丘;而兩側是斑駁的灰泥牆,上面躺滿了因歲月的磨蝕的紅瓦,還參雜了許多玄色的污漬在其上。周圍的空氣,飄蕩著一股的霉味,總讓人想起兒時的老家的回憶。

  在巷子中,我看到了幾座殘破的屋子,圍牆上的鐵門已繡蝕,喪失其應有的功能。建築物左缺一角,右殘一璧,窗戶破了,內部木製的門板已被白蟻肆虐。但在它那殘存的軀幹上,我看見了數隻野貓,有的趴在屋簷上,有的則是躺在圍牆上,曬著太陽,慵懶的渡過時光。

  但最吸引我眼光注意的,不是貓,而是屋外貼著的一張全新的海報,寫著:「售地,請洽06-XXX-XXXX」

  於是,我走了進去。

  外面的老屋,只是這塊土地的最外層。往內看去,大約有這塊四、五十坪土地的三倍大,但是全部都已化為滿地的碎磚破瓦。在更遠處,是幾棟現代的透天屋,跟舊街產生了十分不協調的對比。

  「建築學的十四道醍醐味」一書,曾提及「修好再使用」與「破壞並丟棄」這兩點。亞洲人常說「這是個用後即丟的時代,美國人都這樣做。」但作者很訝異的發現,當他與歐美人士相處的時候,他們卻普遍認為,自祖先那繼承下來的歷史建築物,必須當作遺產般的細心呵護才行。

  但這在整天提倡「慎終追遠」的國人眼中,歷史建築又算什麼?拆吧!用力的拆吧!短視的人們,可悲的我們卻終日追求一時的數字。這個偽善的民族,口口聲聲說著要保存文化資產,那又如何呢?這些不是古蹟,卻充滿了先人形影的老屋,難道註定要遭逢被拆除的命運嗎?台南最引以為傲的歷史,就可以這樣被毀壞嗎?

  突然,旁邊有個老人從我身旁走了過去,揮了揮手提起我注意,用一口諷刺的語氣說:「真是難得的少年,還有年輕人會捨不得這些屋子啊?」

  我看著他,一片不知何處來的梧桐葉從我眼前飄落。

保存文化遺產本來就是個笑話啦~
根本沒什麼人在做啊~

看了您的文章我的感觸很深刻,
因為求學的原故我也來到台南居住過一陣子,
所學的數位典藏正是要去古蹟考查、製作環景,
說真的,
我真搞不懂該地政府可以放著古蹟不管,
這也罷了,還帶頭OOXX...
看到整個傻眼,難以相信那是文化首都。
Secret

搜尋欄

RSS連結

連結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